周熙宇

周熙宇简介


台灣台南.喜愛詩詞

周熙宇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

小男孩使力拉著牛
在翠湖邊倆相對峙的走走停停
起先他的思考是
牛在後面跟隨前人的腳步走
但男孩越是猛勁甩牛繩
他就越不了解
面對死亡與威權根本是兩碼事
畢竟,在抵達後山那片青草地
他們必須走過這座獨木橋
水牛不讓自身陷入險境
譬如,走入一片安靜的沼澤
更何況讓自身墜落於千呎迷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10/12 11:25:39 周熙宇 阅读(289) | 评论 (7)编辑


八戶人家在這村子過活了八十年
橋頭的那七口家子最貧窮
殘垣破瓦雞鳴狗吠
哭聲罵聲,要不就是鞭打老牛的怒吼聲
而村外高浪正拍打著岩岸。
然而,這賽德克人種植了幾稞椰樹
遮擋烈日暴雨甚至一些飛塵落葉
但夜晚每當滿滿的月色靠近
我都看得見田鼠結群遊走
這八方流浪的夜戝子啊
早已固定了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7/9/13 8:27:11 周熙宇 阅读(514) | 评论 (11)编辑


話語
有時足以沸騰
但 , 總有一天
我們終將彼此學會寧靜
那時
便見所有景物依舊
我們始終在那
形影不離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10/26 17:32:22 周熙宇 阅读(478) | 评论 (16)编辑


從不曾離海那麼近
也從不曾離家走進這山谷
遠離城市
無疑是艱苦的一件事
我們選擇繁華
只為滋潤這身瘦骨

在人們理解的名流惡水中
冷漠枯燥的流域
沿著文明一路向東
自18世紀我們清楚事件本身
它遠自密西西比河
甚至更西的一些瘋狂小鎮
那邊的人們
拋棄原始的鄉野
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10/20 10:46:18 周熙宇 阅读(548) | 评论 (9)编辑


何必呢
何必老咬著響尾蛇
讓自身鼓起像快爆的一顆球
你臉骨無形。
三兩根短節菸蒂散落
在喬治亞街頭的那一端
哦!像你口腔的某部份
又黃又疏的插在崩解的齒埂上
你還裂嘴咆哮嗎?
有如 鈽 戴奧辛 廢核料 之類
你翻倒了腸胃一切穢物
是往首爾的泥路上
足足發酵了30餘年仍不衰。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10/15 11:45:27 周熙宇 阅读(434) | 评论 (11)编辑


所有的流言都不是那麼可恨
那麼叫人傷悲
在遠方運行的一些事物中
你必須迎向黑夜的來臨
諸天的星河
始終保有貞潔

那一直被著雪花迷幻的天鵝啊
你們不能把冰雪融化這問題
老是加罪於烈火
對於時間它的流逝
是萬物都足以毀滅破壞
甚至一場暴雨雷動後
那冰的裂痕就開始擴散了
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10/2 1:18:08 周熙宇 阅读(872) | 评论 (6)编辑


我到處尋找一種淡然的方式
譬如那條清澈溪流
如何踩著優雅步伐
走過荒蠻無際的田野
譬如晚秋
那遙掛諸天的紅火
如何走進沉寂的黑夜
也許,你的背影還未遠去
只在我看不見的前方
而你一定忘了
我依然在你身後不遠的故鄉
日夜奔行
啊!
思念的路都一樣
海浪追逐著海浪
浪花堆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9/30 13:26:07 周熙宇 阅读(351) | 评论 (7)编辑


如果
熱淚與熱血可以抗拒邪惡
我們終必承認
他門一定來自同個善良的母親
並且同樣的時刻
來到這世上
我們也必須再加肯定
人間一切的光輝必得有血淚
然而
我們更須了解的
在幾次悲傷的交談哭聲中
是熱血點燃了淚水
熱淚吹起了離別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9/29 11:44:32 周熙宇 阅读(606) | 评论 (6)编辑


我閉上雙眼
生命彷如擱在蕭索的暗夜
失去陽光也失去了月色
我假想我回到萎落的童年
我看不見妳的臉
看不見那滿地童玩的第25條街
我睜開了右眼
而妳卻已沒入黃昏的浪潮

那身消瘦背影
就此成為了天涯
最後啊
我老在月台凝望
妳說的來自額爾多斯
1507班次的列車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9/28 16:05:12 周熙宇 阅读(498) | 评论 (6)编辑





讓夢升起
像一只追逐彩虹的白羽
叫它
藍天上來回




張望


鳥兒啊
你張望的不捨的
是那漸行漸遠的流雲麼




秋歌


走入深秋的長巷
昏黃街燈
遠遠地彷彿通向了天明
是誰
在西橋堤岸
阅读全文
posted @ 2016/9/27 8:47:05 周熙宇 阅读(343) | 评论 (5)编辑


周熙宇最新诗词 更多诗歌